杏吧_性吧_sex8_杏吧有你春暖花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选择推广文案

【和车模老妈的日常】【23-24】【作者:闻啼鸟】

https://www.xingba2017.com/?x=0

×
加入VIP
来啦
3898
查看: 446|回复: 1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转帖] 【和车模老妈的日常】【23-24】【作者:闻啼鸟】

  [分享好友快速升级还能赚钱]

等级:Level 11

692

主题

782

帖子

2400

积分

Level 11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2400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只看该作者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

杏吧有你,春暖花开!马上注册,看更多精彩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春暖杏吧1 于 2021-11-26 00:55 编辑


  (23)

  「嗯……好晕。」

  二人回到家中,酒劲尚存的王蕾一头栽在客厅的沙发上喘息着。

  而状态好些的小朋,赶紧跑去了厨房里,噼里啪啦地不知在弄着什么东西,没一会便端着一碗饮品走了出来。

  「老妈,您喝点这个,可以解酒。」

  王蕾被儿子扶起,端着一碗红色的汤汁,开口尝道:「西红柿?」「嗯,好喝不?」「好喝!」

  说完王蕾将一碗清凉的西红柿汁全部喝掉了。

  小朋见状道:「老妈,还要不?我再给您做一碗?」「嗯……」酒后乏力的王蕾似乎特别喜欢这种清凉的口感与酸甜的味道,在连喝了两碗后的确舒服了不少,澡也没洗的就回到卧室躺下了。

  小朋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思考着老妈和老爸将要离婚的事,也不知道他们今后真的分开会怎么样。

  (老爸本来就长期不在家,也许和现在也没什么分别吧!)小朋这样想着,虽然父母二人的离婚并不是什么好事,但对于他和老妈的异样情感来说,却创造了积极的条件和空间。

  「要对妈好点哦」。

  小朋耳边不停地重复着这句话,他已准备好了作为一个男人的担当,无论是家庭还是事业,一定要让老妈靠得住自己才行。

  当然,也不排除某些方面……

  即将彻底离开这个家的老爸,让小朋那日思夜想的恋母欲望变得更加焦急而强烈,内心中仿佛有一只蛰伏已久的小怪兽正急着破土而出。

  即便是这些日子母子淫戏已经发生了好几次,可精力旺盛、食髓知味的小朋哪会在全垒打之前真的就此满足,虽然每次都遵守着与老妈的约定,不去触碰那最后的底线,但心里却无时无刻不在期盼着有一天能够真枪实弹的和自己老妈做上一次,哪怕只有一次,他还好好的保留着处男呢,这也是为什么雨田的美女资源丰富,小朋却不曾和任何人胡搞。

  不过话又说回来,那些野模哪有老妈王蕾的这般姿色,尤其是当她脱去外衣,所露出洁白细腻的肌肤和诱人犯罪的魔鬼身材时,小朋的脑海中都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香艳场景以及充满攻击性的粗俗词汇。

  小朋躺在床上,脑子回忆着与老妈王蕾发生过的几次淫事,那些性感诱人的姿态仍历历在目,还有丰满的乳房、粉嫩的小穴、浑圆的翘臀、修长的美腿,可以说任何一样都是小朋心中最完美女人的样子。

  小朋的脑子里像有一个开关一样,每当想着老妈赤身裸体的性感样子,就能立刻开启小弟弟的勃起模式。抚摸着自己挺立的硬物,小朋喃喃自语道:「好想再和老妈来一次69啊!」---------------------

  旁边的卧室内,王蕾不知为什么迷迷糊糊却根本睡不着,脑子里胡思乱想着,从大学时认识胖子李到现在,十几年的无情时光带走了很多回忆,而如今那个无情的他也带走了婚姻,本来并不在乎婚姻的王蕾没想到自己会因此而失落,也许这是只有作为女人才能体会到的挫败感,思考下来,为人妻子和母亲的自己也确实不太称职,在生活上几乎没有尽到任何家庭妇女的责任。

  而渐渐懂事的儿子小朋,现在成了自己唯一的安慰,虽然小坏蛋的思想并不单纯,可自己又何尝不是对儿子的身体日渐依恋,那宽阔的肩膀、发达的肌肉、强劲的腰腹,以及那优于常人尺寸的阳具,想想都觉得害羞心慌,本来只作为成年礼物送给他的福利,自己后来竟不知羞耻的又和他多玩了几次,虽然经常提醒自己要就此打住,可那种禁忌感真的太过美妙,试问哪个女人不希望被这样的强壮少年所征服在床上呢?尤其他又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对自己有着任何人所无法替代的爱。

  此刻王蕾想着那平时色眯眯的儿子,巴不得能每天和她睡在一起,可在这最需要他的时候,却不见了那份殷勤。

  (小王八蛋,也不知道过来陪陪我……)

  王蕾嘟起嘴,抠弄着枕头的一角,心里不停地埋怨着儿子……就在房内安静出奇的这时。

  当当当!一阵轻轻的敲门声,吓了王蕾一跳。

  不是儿子小朋还会是谁,果然母子连心,自己在心里刚刚念叨完这小混蛋就来了。

  王蕾开始心跳加速,有点慌乱,只盼不是自己幻听了才好。

  当当当!

  敲门声再次响起,每一下微弱的声音都好像重锤一般敲在王蕾的心头。

  「进……进来。」

  王蕾小声说道,也不知在紧张什么。

  小朋推门而入,借着月光俯在老妈王蕾的床前轻声道:「老妈,还没睡呢?」王蕾眨着慵懒的双眼,声音中带着一丝干涩:「嗯……晕乎乎的睡不着……怎么了?」「没怎么,嘿嘿!怕您寂寞,来陪您睡一晚。」王蕾看着只穿了条内裤的儿子,不信地说道:「只是睡觉?蒙谁呢?」知道老妈伤着心,小朋本来没多想其它的,可一听老妈这话中倒好像有些提示的意味,于是便试探道:「那……您还伤心吗?」「……不知道!」王蕾将身子扭向了另一边。

  小朋心中明白,老妈看似是在耍小脾气,实则是给自己腾出了地方,于是一个翻身上了床,将她的优美胴体拥在身前。

  「老妈,别伤心了,要不……儿子再让您舒服舒服?」「不要!」「真的不要?」

  王蕾没有说话。

  「那……您早点休息,儿子先撤了……」

  说完小朋撑了下身子,装作要下床。

  王蕾怕儿子当真离开,便突然转过身来搂住了他,掐着那张正在坏笑的脸道:

  「色鬼!」

  小朋嘿嘿一笑,便压上了老妈芬芳的身体,吻住了她的柔唇。

  母子二人唇瓣相贴,浅吻片刻后便开始深入探索,两个灵巧的舌头纠缠不停。

  小朋一手与老妈十指相扣,一手则抚摸着那优美柔软的腰臀。

  王蕾的身体渐渐升温,两条美腿不自觉的弯曲着,被压在儿子胸膛之下的丰满乳房也因情欲而变得乳头发硬。

  「啊!让妈喘口气……」

  激情的热吻和儿子沉重的身体让王蕾感到有点窒息,小朋也感觉下体在内裤中憋得难受,于是便趁机将自己的内裤脱了下来。

  稍微调整了一下姿势后,小朋便张开大嘴朝着老妈的乳房吻了下去,一时吮吸不止、灵舌拨动,直弄得她娇躯乱颤。

  小朋津津有味地品尝着老妈的美乳,几番吸舔过后又在那香腹稍作停留,然后一路向下,隔着内裤亲吻着老妈的私处,最后将两条美腿也一寸寸地品尝了个遍。

  母子俩再次相拥而吻、唇舌交替,小朋腾出一只手,用中指隔着薄薄的内裤布料刺激着老妈的小穴。

  「昂!」

  「好湿啊!」

  「还不是你弄的!」

  「老妈,我想……再来次69。」

  王蕾红着脸娇斥道:「真是色死了你!」

  小朋嘿嘿一笑,知道老妈这样说就算是同意了,当正要施为时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于是道:「老妈……您等我下。」小朋说着下了床跑出了房间,不一会,手中拿了样东西又回到了老妈的房间,偷偷地将那物放在了床角处。

  幽暗的房间光线不足,王蕾并没看到儿子拿了什么,以为他只是上了个厕所,也就没在意。

  「老妈,我回来啦!」

  小朋欢快地跳上床。

  「老妈,这次您在上面还是下面?」

  王蕾还有着些许的醉意,懒得动弹身体,于是道:「我不动了,就这样吧!」小朋坏笑着嘀咕道:「嘿嘿!这下您可跑不了了!」「什么?」「哦……没什么,我说这可真是太好了!」

  王蕾鄙夷的看着儿子,不知道这小混蛋又再琢磨什么花样,虽然心有忌惮,却又有些期待着。

  小朋转过身子,调整好姿势,趴在老妈身上嘬舔着那层薄薄的内裤底部。

  一阵瘙痒的快感从阴部袭来,王蕾也不甘示弱地张嘴含住了儿子的大肉棒,舌头在棒身周围舔弄着。

  「哦!老妈……您的舌头,好……好爽!」

  「嗯……嗯!」

  王蕾的嘴无法言语,只能伴随着口交的唧唧声发出轻细的鼻音。

  母子二人彼此口交许久,不知是因儿子放缓了动作还是那层布料的遮挡,情欲高涨期待着更加刺激的王蕾这时感觉到下体已如隔靴搔痒,倒是在儿子长时间的压迫下有了些许尿意,也不知是不是儿子自制的那解酒饮料喝得太多了。

  就在这时,小朋一把脱掉了老妈湿透的内裤,双手搂着她两条浑圆的大腿,在小穴上胡乱吸舔了起来。

  吸溜吸溜的声音不绝于耳。

  「嗯!」

  王蕾发出了骚媚的鼻音,儿子小朋的舌头与阴部肉贴肉的接触,让她刺激感上升了不少,可小朋舔弄了几下之后又忽然将动作放缓,好像在故意挑逗着她敏感的神经。

  王蕾不断地挺腰送胯,示意儿子她的需要,而就在这时她却听见一阵「突突突突突!」频率密集的奇怪声音。

  那声音正是来自小朋的手中之物,小朋将它慢慢杵向老妈的下体,没想到刚一碰到阴唇,老妈王蕾的身体就如触电一般摇摆躲闪。

  「嗯!!!」

  突然的刺激感使王蕾发出强烈的闷哼,不知什么情况的她想开口发问,奈何却被粗长的肉棒塞住了嘴,身体也被压得死死的,而就在这紧张的时候,尿意偏偏又再度袭来。

  小朋不知老妈的感受,只顾着抱起她的大腿,将那只电动按摩棒再度杵向淫水泛滥的阴唇上。

  「突突突突突突突突!」

  「呜呜!嗯!嗯!」

  王蕾被儿子控制得无法抽身,连话也说不出来,只能在强烈的刺激下发出连续的哼声,也终于意识到了自己身下的器具是什么,又羞又气的她胡乱捶打着儿子的身体。

  小朋见老妈的反应如此强烈,心道:(低速档就这么刺激,要是高速档会怎么样?)于是他将手中器物的按钮向上拨动,这时按摩棒的振频再次加强,那「突突突」的声音也由于频率更加的密集而变成了「嗡嗡嗡」声。

  小朋用按摩棒在老妈的小穴上时而画圈、时而顶弄,不断地刺激着老妈的敏感嫩穴。

  「呜呜!呜!」

  高速档的刺激感更强,王蕾已经忍耐不住,发出闷哼的同时用力地拍打着儿子的屁股,示意他停下。

  见老妈投降认输,小朋知道到该适可而止了,可是他却仍不舍得停下手中动作,反而变本加厉地用力顶着老妈的小嫰穴,好奇着她被这东西弄到彻底高潮的样子。

  又接连杵了十几下,这时,王蕾终于受不了死死地抓着儿子的屁股,同时一股热浪从下体喷薄而出,溅了儿子小朋一脸。

  小朋一看不好,这次老妈的高潮不太一样,喷发的水量相当之大,以至于用手去捂住老妈的小穴,滚烫的淫水仍在指缝中激流不止。

  见堵也堵不住,小朋这才意识到老妈这是在高潮的同时被自己弄尿了。

  小朋赶紧将按摩棒关掉丢在一边,从老妈身上翻下,震惊地看着眼前颤巍巍的美艳胴体。

  「哇!老妈……您尿啦!」

  只见王蕾身体不时地抽搐着,任凭下体的尿液混杂着淫水流出,湿了床单一大片。

  「我的天啊!这也太……刺激了吧!」

  看着眼前被自己搞到如此的老妈,小朋既惊讶又兴奋着。

  终于摆脱了儿子的压制,王蕾缓过神来,气喘吁吁地拍打着儿子小朋道:

  「呼……小王八蛋!你……你要死啊……压着我不放……」「嘿嘿!来,老妈,我给您擦擦。」说着小朋赶紧拿出纸巾帮老妈擦拭下体的狼藉之处。

  「你这小变态……居然偷偷买这种东西!」

  王蕾一边训斥道,一边捶打着儿子小朋。

  「哎呦呦!您别打……那……那是您好闺蜜送我的生日礼物!」小朋一边招架,一边解释道。

  「你说什么?殷悦?」

  「对啊,殷阿姨送我的,说是……给您按摩身体用。」小朋缓缓道,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

  「按个屁!突然就往我下面一顿乱杵,殷悦就教你这么用的?」王蕾气道。

  「嘿嘿!这不是跟小电影里学的嘛!」

  「坏东西!色死了你!」

  「瞧您说的,在您面前谁能不色啊?」

  「谁也没你色!你就是个色鬼转世!」

  「好好好!儿子是小色鬼行了吧?来,老妈,我抱您去我屋吧,看这一床被您尿得。」「还不都是你!」

  小朋一边承受着粉拳的捶打,一边将老妈抱回了自己的房间,将她轻轻的放在床上。

  刚坐下身,王蕾便提醒道:「先去把那床单收了,真是脏死了!」小朋只得乖乖地又跑到老妈的房间,清理着那湿得一塌糊涂的床。

  当他再次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却发现老妈从里面把门给锁了。

  「咦?老妈,老妈?您……您开门啊!」

  「坏蛋!你就跟外面睡吧!」

  「老妈,您怎么这样啊?老妈!老妈?您不带这样的!」叫门半天无果,小朋只得又回到老妈的房间。

  看到那床角的那只按摩棒,苦笑着摇了摇头。

  ************************

  (24)

  两天后……民政局。

  王蕾和胖子李离婚这天,是小朋陪着老妈来的。

  他坐在老妈的那辆MINI车中,眼看着车窗外老爸和老妈的背影一同走进了民政局的门。

  不知道在多年以前,他们二人是不是也像现在这样,共同走过那扇门,小朋无从得知父母喜成连理那一天的情形,但今天却亲眼见证了二人的分离。

  小朋又将视线转到了另一旁,看到了老爸那辆宝马车,而车中坐着一个人,一看就是老爸新找的那个小三儿,那人气质不差,长得还算年轻漂亮,仅仅从她捋头发的动作就能看出是个秀外慧中的女人。

  小朋在远处看着她,而她也看着小朋,四目交汇后二人相互点头示意,彼此从容淡定,没有任何怨念。

  看着不远处的陌生女子,小朋此时的心情很复杂,说不上来是喜是忧,家庭的变动让他觉得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我以后也会变成老爸那样的男人吗?)

  小朋问着自己,不知道会不会有天变成老爸那样喜新厌旧的人,毕竟曾拥有过女神老妈的人说放弃就放弃了,这不由得让他担心自己是不是继承了老爸的劣性,更不敢确定老妈她会不会选择和意志不够坚定的自己共度余生。

  当当当!

  小朋扭头看去,那个新任小三儿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正在敲着自己的车窗。

  小朋按下窗道:「干嘛?」

  女子双手拄着膝盖,朝小朋微笑道:「你是小朋?能聊两句么?」「上来吧。」女子拉开车门,坐到了车里,一股陌生的香水味道闻起来非常高级,但还是让小朋微微皱了下眉。

  轻捋了一下头发后,女子道:「你……不会怪我吧?」「怪你什么?」「破坏你的家庭啊。」

  「呵!你们这些当小三儿的还挺有自知之明的。不过……我也不会怪你,我爸妈早就散了,哪儿还用得着你破坏!」小朋坦然地笑道,虽然表现出很看得开的样子,但语气间却透着一股不服。

  「嗯……谢谢你的理解,你是个好孩子,你爸爸也是个好人,我在十几岁的时候就认识他了,当年要不是你老爸拉了一把,我真不知道自己会活成什么样子,可能……早被人卖到暗网去了!从那时候起,我就想着有一天能够报答他,十几年过去了,他终于给了我这个机会,往后我会好好和他过日子,这是我今生最大的愿望!」听她这么一说,小朋倒有些刮目相看了,无论是那个大学生齐芸还是眼前的女子,对他那乐于助人的老爸还都算有情有义,也许老爸的决定对所有人来说都是好事吧!

  「你还挺知恩图报的,我老妈输给你这样的人……也不算难看。」小朋缓缓说道。

  「呵呵!你这就言重了!无论外貌还是成就,我都不能和你妈妈相提并论,我只是得到了希望得到的,而你爸妈是放弃了希望放弃的,感情哪能用输赢来评价呢?」听她这么一说,小朋忽然觉得还挺有道理。

  (是啊,感情哪有输赢之分呢?)

  也许一直以来,小朋都太把母子之情当成是一种博弈了,总是觉得要想得到老妈就完全取决于自己表现的好坏,其难度与其他幻想着老妈的屌丝宅男比起来也好不到哪去,但却忘了从打自己出生的那天起,就已经是老妈王蕾一生中最重要的人,因此老妈才会对自己将底线步步退让,付出了本该属于一个母亲的尊严。

  女子简单的一番话,让小朋打消了对自己未来的质疑,同时也坚定了对老妈那份爱的决心。

  小朋看着旁边的女子,微笑道:「祝你和我老爸幸福!」「谢谢!你们母子也要幸福哦!」说完,女子打开了车门,倾身而出,优雅地走回了不远处那辆宝马车的所在。

  看着她的背影,小朋不禁啧啧道:「小骚货!屁股还挺圆!」------------------------看来民政局办离婚的不在少数,等了好久,胖子李才从民政局门口走了出来,小朋看到老爸出来了,便打开车门走了过去。

  「老爸,你们……办完了?老妈呢?」

  小朋问道,语气中透着一丝强装出来的轻松。

  胖子李摸了摸儿子小朋的头发,爽朗地说道:「啊!办完了,下个月来拿证就行了。儿子,我还有事先走了,你老妈可能去卫生间了,你在这等等她吧。」「哦……」小朋看着老爸迈着霸王步走向了宝马车,忍不住地喊了句:「老爸……」胖子李停住脚步,回头道:「嗯?咋了儿子!」小朋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叫住了老爸,只是站在原地愣着,鼻子有些发酸。

  胖子李一下就看出了儿子的心思,走过来笑道:「嗐呀!老爸永远都是老爸,没事就过来玩!别弄得跟永别似的!我先走了啊!照顾好你老妈!」「老爸,我……」此时小朋的心情有些复杂,又再叫住了胖子李,可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胖子李微笑着摸了摸儿子的头发,看着他的眼神道:「看我儿子长得真精神!

  越来越像你老爸我了,哈哈哈哈!」

  小朋被老爸胖子李说得噗嗤一笑,回怼道:「得了吧,我可比您帅多了!」「哈哈哈!行!我儿子最帅!哦对了……帮我把这个还给你老妈。」说着,胖子李费了好大得劲,将粗粗的手指上一枚戒指摘了下来,交到了儿子手里。

  「行了!老爸走了啊。」

  说完,胖子李开着那辆宝马车驶出了民政局的大门。

  小朋呆呆的站在原地,眼泪从脸上滑落,目送着老爸离开,心里多少有些惆怅,虽然作为一个父亲他是不称职的,但从小到大他却从没给过自己脸色,相反那些平时根本想不起来的儿时趣事,此刻一一浮现在了眼前。

  小朋目送载着些许过往的宝马车疾驰而去,而这时,一只手轻轻地搭在了他的肩膀上,一阵舒适的清香,那是老妈王蕾的味道。

  「看什么呢?」

  王蕾的语气轻松而自然,完全不像是离婚的女人。

  小朋回过头,微笑道:「没什么,我等您呢。」「走,回家。」说完,王蕾挽着儿子的胳膊,步伐轻快地向车子走去。

  ----------------------------

  接下来的日子平常如初。

  雨田艺术也没接到任何的大型项目,王蕾仍保持着晚出早归的「光荣传统」,一没事就早早的离开了公司,去约她那几个好姐妹。

  而小朋则日渐勤奋,帮助公司打理一些力所能及的事物,几乎是每天按时上下班,期间还在小敏的帮助下谈成了第一笔生意,虽然只是个单价很低的小项目。

  努力工作的小朋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公司,并主动减少了和老妈亲热的次数。

  在这期间,见儿子变得勤奋上进,王蕾心生欣慰,也在闲暇时间和闺蜜殷悦学会了几道好菜。

  当然,烹饪这东西还是要些天赋的。

  ----------------------------

  「老妈,您干嘛呢?」

  刚下班的小朋回到家,发现老妈在厨房叮叮当当地忙活着,边脱鞋边问道。

  「回来啦?给你做几个好菜尝尝!」

  看到儿子回来了站在厨房门口,王蕾信心十足地说道。

  「啊?我……我还是点外卖吧!」

  小朋假装拿出了手机,离开了厨房。

  王蕾急道:「你什么意思?老娘都在这忙活半天了!你都不知道说句好听的!」小朋来到厨房,笑嘻嘻地抱着老妈王蕾道:「嘿嘿!跟您开玩笑呢!老妈最好了!」「起开!别捣乱!」

  「那我去洗澡了,不帮您咯?mua!」

  「快滚蛋吧!别添乱了。」

  毕竟是个新手厨师,王蕾折腾了三个多小时才做了四个菜,晚饭小朋满怀期待地拿起筷子,挨个地尝了尝王蕾的手艺。

  「怎么样?」

  王蕾问道,急着想听儿子的评价,只希望自己做得别太难吃就好。

  小朋吧唧着嘴,眼睛左右晃动,细细地品味道:「嗯……不错,起码能吃了。」「什么叫起码能吃啊?」「这西红柿鸡蛋味还行,就是口感差点,我再尝尝这土豆牛肉。」说罢,小朋夹起一块牛肉放进嘴里,刚咀嚼了几下就皱起了眉头:「老妈,这牛肉也太硬了,咬不动!」王蕾鄙夷地看着儿子,也夹起了一块放到口中。

  「哎呦!好像……是有点硬!」

  王蕾自己也觉得有点嚼不动。

  「您这哪儿是有点硬啊?不知道还以为您炖的砖头呢!」「滚你的吧!哪有这么夸张?」一顿并不容易下咽的饭菜,却让小朋感到了满满的幸福,好歹是老妈亲手做的,小朋硬是逼着自己吃了两大碗,给足了老妈面子。

  尽管饭后肠胃着实难受了一阵,不得不吃上两粒消食片。

  --------------------------

  夜已深,棕榈小区内灯灭过半,稀稀拉拉有几个夜跑、遛弯的人感受着夏夜的舒适,几名退休的老大爷也聚在园亭之中吹着关于过去与未来的牛逼。

  而就在不远处楼上的某户人家中,一个年轻男生正伏身于一位有着性感模特身材的女人身上,这是小朋和王蕾母子俩这周第一次亲热。

  自打王蕾和胖子李离婚后,母子的亲密举动有了些不同,以往都是小朋厚着脸皮苦苦央求老妈才能偶尔放肆一下,而现在则是王蕾主动问儿子要不要过来一起睡,毕竟刚刚离异,出于女人寻求安全感的本能,王蕾心里很希望能和儿子多亲密几次。

  而小朋却一反常态,时不时居然还拒绝一下老妈的「盛情邀请」,回到自己房间看着一些付费商业课程,在本子上写写画画。

  但只要是与老妈同睡的夜晚,小朋必然是尽情地享受模特老妈的身体,同时也将老妈王蕾服侍得舒舒服服,只是母子间的淫戏依然保持着点到即止,小朋还不曾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

  虽然小朋还未真正意义上的得到老妈,但老妈的主动求眠,对小朋来讲却是一件非常值得开心的事,这让他觉得老妈其实也正在努力着走出婚姻的失落与母子禁忌的枷锁。

  --------------------------

  「啊……好痒!」

  王蕾浑身赤裸地躺在床上娇喘着,大腿内侧和敏感的小穴正被儿子小朋胡乱地吸舔。

  这已经是母子高潮后的第二轮亲密了,小朋依然不肯放过老妈那水润粉嫩的小穴,又吸舔了一阵后,他将自己粗壮的鸡巴按在老妈温热润滑的小穴处上下摩擦着。

  阴道内又麻又痒,王蕾能明显感觉到下体的淫水正不断地分泌流出。

  「昂!啊……儿子!」

  「老妈,您好多水啊!」

  小朋持续地刺激着老妈王蕾的小穴,一颗大龟头在穴口处滑来滑去,力道恰到好处,多次的经验使小朋逐渐掌握了能让老妈欲罢不能的技巧。

  「昂……坏蛋,越来越会玩女人了……」

  小朋见老妈娇躯扭动,一双玉手紧抓着床单,看得出是又要高潮的征兆,于是故意放缓了动作,龟头只在小穴口轻点着,使得老妈王蕾仅差那一点刺激,处在不上不下的状态之中。

  「啊!讨厌……又……又这样……」

  小朋不管,仍蜻蜓点水一般地轻轻刺激着老妈的小穴。

  「儿子……别……妈要高潮了,快一点……」

  小朋见老妈被自己玩弄到如此地步,不由心生得意,于是拿起早就准备在一旁的按摩棒,朝着老妈王蕾的小嫰穴顶了上去。

  嗡嗡嗡嗡嗡!

  一阵声音从下体传来。

  正期盼着强烈刺激的王蕾,被这股突然的震动顶得无比酸爽,腰身不断上下乱动,害的小朋不得不握着按摩棒上下追随着老妈嫩穴的位置,最后索性用身体压住了老妈,将按摩棒死死地抵住了那娇嫩饥渴的小穴。

  「啊!啊……」

  身体被压制,王蕾的小穴此时无处逃离,百分之百地承受着按摩棒的频频震动,还不到半分钟高潮就再度来临,弄得王蕾紧紧握着儿子的手臂,高声淫叫着。

  ------------------------

  「老妈,您快帮我口一下,我都要胀死了!」

  二人歇息了片刻,小朋亲吻着老妈的柔唇道。

  「不帮!叫你故意玩我。」

  王蕾将头扭到一边倔强道。

  「好老妈,求您了昂!」

  小朋将下体往老妈王蕾的面前凑了凑,求道。

  「滚!就不帮!」

  王蕾拨开面前儿子的大肉棒道。

  小朋急中生智,腾出手来,掐了一下老妈的乳房。

  「啊!」

  王蕾尖叫了一声,一阵痛痒使得她急着伸手去摸自己的胸,而小朋却看准时机,趁她张口的瞬间将粗长的阳具塞进了那香口之中。

  「呜!呜呜……坏!呜……」

  儿子动作迅速,王蕾根本来不及阻拦,只能含着他的大肉棒发出闷哼。

  见儿子使诈,王蕾恨不得将那物件咬断,但又怎么真的舍得下口,只好在使劲拍打了几下儿子的屁股后,又温柔地为他口交着。

  从前那个母老虎变得温顺了很多,自从和儿子乱来之后,王蕾就日渐迷恋上了这只粗长坚硬的东西,即便面对儿子小朋如此调皮的玩弄,也情愿给他好好弄一次。

  吸溜吸溜的口交声连续不断,见老妈王蕾变得如此顺从,小朋不禁感动着。

  「来,老妈,换个姿势。」

  小朋撤出肉棒,躺在了床上,好让老妈可以口得轻松一些。

  这段时间以来的经验使得王蕾的口交技巧也有所提升,一条灵活的舌头在儿子的棒身上缠绕不停,唇口的吸力也更胜从前。

  而小朋也比以往更加的持久,足足被老妈口了近十分钟才最终在老妈王蕾的口中激射而出。

  多次的适应下,母子二人已习惯了彼此的淫液,这次王蕾又一滴不剩地将儿子的精液尽数吞入,对于男精的宝贵她早有耳闻,何况又是自己亲儿子的,岂能轻易就浪费掉。

  毕竟在美容养颜方面,用儿子的处男精液当额外的护肤品,可比起那些千奇百怪的科技美容法干净健康多了。

  「老妈,跟您说个事呗?」

  少憩了一会,小朋搂着老妈王蕾的性感娇躯道。

  【未完待续】

  字数:7,909

打赏

参与人数 1贡献 +15 收起 理由
春暖杏吧1 + 15 [评分]自定义打赏留言~

查看全部打赏

————————————————————————————————————————————————————————————————————————————————
【如何成为杏吧13级会员(永久VIP)】【犀牛跑分 二期招募 杏吧担保欢迎合作】【回家20.com】永久中文网址
回复 + 3贡献

使用道具

等级:Level 11

4

主题

1万

帖子

3062

积分

Level 11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3062

六扇门明日之杏玄铁会员青铜会员建设巨匠建筑大师德高望重白银会员德隆望尊峥嵘岁月辉煌荣誉

沙发
发表于 3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车模多么的动人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X
TOP 加入VIP
签到中心
杏吧担保 金鼎财富
×
百年杏吧杏彩多彩网华兴游戏摩臣娱乐金鼎财富杏盛娱乐犀牛跑分杏耀娱乐杏吧棋牌

加入我们|地址发布器|Twitter|广告商务|小黑屋|2257|DMCA|Archiver|杏吧-华语第一成人社区

GMT+8, 2021-11-30 12:38

分享推广,薪火相传 杏吧VIP,尊荣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