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吧_性吧_sex8_杏吧有你春暖花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选择推广文案

【仙欲风流】【第一卷 第04-06章】【作者:润声】

https://www.chinase.space/?x=0

×
加入VIP
来啦
3898
查看: 393|回复: 2

[转帖] 【仙欲风流】【第一卷 第04-06章】【作者:润声】

  [分享提现领取免费VIP]

等级:VIP荣誉会员

Level 14

5769

主题

5873

帖子

1万

积分

Level 14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11129

明日之杏

 楼主| 发表于 2024-4-1 12:59: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杏吧有你,春暖花开!马上注册,看更多精彩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xlalahoo 于 2024-4-1 13:19 编辑

  
微信、浏览器扫描下载杏吧APP

  第一卷:第04章:耳光响亮

  阴囊和阴蒂被人扣住轻揉,玄池仰面脱力地躺在掌门怀里,面前的玄海抽出肉枪退开,花穴空虚难耐地缩合了一下,很快的,另一根蓄势待发的肉枪就这么直直撞了进来!

  「……玄……玄火……」

  「师兄可是说过要肏尿你。」玄火抬起他的双腿架在自己肩上,将全身力气都放在两人联结的地方,用力压了下去!

  「现在是谁在肏你骚穴?」

  「是玄火……师兄……嗯……」被掌门从后揽住,亵玩自己的阴茎和花核,玄池还沉浸在前一次高潮的余韵里,无力地喊了几声,还没准备好便被迫带上了新的巅峰!

  坤门的弟子睁眼看着那根肉枪在自己师父体内大力进出,捅进去都带出一汪淫汁,都不由得想象要是那根进入自己体内,自己能不能受得住。

  玄池扶着玄火肩膀,后脑被玄海揽住,凑近自己腿间那根半软的肉枪。玄池连张口的力气都没有了,朱唇半启,只能吐出一点舌尖,舔弄那水光润滑的龟头。

  三人仿佛约好了一般大力挺动,同时六只手刺激玄池全身上下的敏感处,直到一股微黄的液体对方他阴茎里流出来,淅淅沥沥流了一榻,花穴里满满的都是两人的元精,这一场以教学为名的荒淫性事这才作罢。

  两杆肉枪慢慢从体内退出,龟头离开穴口时仿佛被挽留似的,发出「啵」的一声轻响。

  玄池身下的肉穴已经完全合不上,两个深邃的水红色穴口稍稍一动,便有白色的元精从里边溢出来,划过敏感的腿根,惹得他又是一阵闷哼,闭着眼睛喘息,心脏扑通扑通跳得剧烈。

  他休息一阵,勉力爬起来,凑到掌门腿根,张口含住那根满是淫汁浪水的肉枪吮吸清理。

  高台上性事渐歇,广场上的弟子们却都意犹未尽,有的承门弟子故作镇定地掩了掩自己腿间的尴尬部位,眼睛却不由自主地瞟向坤门弟子那边。

  五个坤门弟子,除却一开始就泄了身子的少年,其他两人莫不都是羞窘地掩着腿间。

  霜棠站在几人之后,早在之前就看到有师兄把衣摆团起来夹在腿间磨蹭,聊以自慰。

  此时那位师兄仿佛力气被抽干一般微微将双腿放松,腿根处的衣摆便重新垂落他身后,褶皱上边被淋上一大片水渍,不用想也知道,是师兄身体里的淫液。

  周围男性元精独有的腥骚味越来越重,压抑极低的带着欲求的喘息声完全充斥着他的耳边,霜棠眼神渐渐迷离,舔舔嘴唇,下意识想把手伸到身下。

  他刚才也看得兴起,阳穴和骚穴都流了不少水,夹紧双腿时亵裤被紧紧勒进穴口,将阴茎与花穴压得十分舒服。他转过头去,借着广袖的掩护轻轻扯松亵裤,指尖一阵潮意,竟是把整个裆部都浸湿了。

  花穴与阴茎得以放松,他松了口气,伸手按在自己身下压了压,强自将想排泄的快感压了下去,身子打了几个寒颤,倒是轻松许多。

  周围的师兄的手掌都被袖子掩着,但看那动作,定然也是在自行纾解,人人轻皱眉头媚眼如丝。

  倒是那丹凤眼师兄站在最前边,一直挺立如竹,一动不动的也不知在想什么。

  霜棠不愿再乱想扰乱自己心神,抬眼撇开目光,便看到高台前的铜镜里玄池下身上下三处孔洞淫水齐流的画面。

  掌门看到众人欲求不满的神色,十分满意这次引导双修的结果,抱着晕过去的玄池,对面前面红耳赤的一众弟子道:「若是看明白了,要行欢好之事便去罢。」

  说完便和另外两人御剑消失。

  本来还有些私语声的广场上如今是彻底安静下来,整个坤门地界,已然无一会约束他们的长辈在。

  霜棠没想过自己师门居然是这么一个开放而厚颜无耻的门派……他后退了几步,想趁机逃开,没想到对面那些承门弟子已经走上前来,将他们师兄弟几人围住。

  三十位俊俏青年,若是放在穿越前,霜棠一定乐得打开大腿,只是这次,他怕了。

  坤门与承门的关系在他看来更像是青楼与嫖客的关系。

  但不像一夜情那样,付了钱,要断就断的一干二净。整个坤门的弟子像个玩具一样被人亵玩,还要与被迫承受他人修仙祈愿的负担,这让他感到恐慌。

  像发现自己小师弟的不安,丹凤眼少年眯了眯眼,挡在霜棠面前。

  对面有人大着胆子询问能不能与霜棠欢好,丹凤眼少年嘴角微勾,朝那人柔媚一笑,扯下了自己腰带,露出粉雕玉砌般不输自己师父的完美胴体:「你们可不许欺负他。」

  在场得入承门内门的亲传弟子,早被自家师父耳提面命地叮嘱多次不能欺负坤门弟子,不只不能欺负,若是外人欺负也要想办法帮忙揍回来。

  眼看面前这位容貌精致的小师弟不愿与他们欢好,大多数人亦听从地不再看他,转身去寻找自己中意的坤门弟子。

  霜棠来不及阻止,那位丹凤眼师兄已经被一群人簇拥着抱过去了。

  眼看着面前的师兄们都被扯进广场边的花园里,只有之前与他一起的少年已经被人扒了衣服,摁在原地张开大腿朝众人现出自己早已湿透的的私密处。

  伏在他腿间的承门弟子仔正细地按照掌门所授为他开拓双穴。

  被对方突然拔高的叫声吓了一跳,霜棠低头要走,腰上一重,竟然是被少年拽住了衣衫下摆。

  「霜棠……嗯……后庭有经过训练……啊……前边的穴儿……却是第一次……都没破的……你要小心……」那双目光,虽然迷离,却是坚定地看着一处。

  霜棠顺着对方目光一看,旁边不远处两个承门的师兄一直在徘徊没有离开,色眯眯地看着自己。

  那两人不怀好意的眼神太过明显,霜棠估摸着要是自己离开,他们能后脚就跟上去把自己强了。

  少年已经被肏得只能浪叫,花穴都被舔开,两瓣小花唇被人捏住轻轻往左右拉开,被肉枪进入了一半。

  霜棠看着两人相交合的地方,慌乱地闭紧眼睛,下一秒自己腰上一重,那少年尖叫着狠狠地拽了自己一下,眼角泪珠滑入发鬓里,浑身软肉发颤,仿佛在经历很强烈的痛楚。

  「别怕,不痛了,不痛了……抱歉,在下……在下莽撞了……」

  为少年破瓜的承门弟子有些慌了神,笨拙地安慰怀里纤弱漂亮的人。

  肉枪带出花唇的鲜血缓缓滴在地上的白袍上,被一汪淫水化开,靡丽而凄美,少年微微抬头,看到一片落红,一扫之前的淫浪模样,哀伤地闭上眼。

  旁边有人道:「听说姑娘在洞房花烛的时候也是会痛的哩,你就当是在洞房花烛好了,反正这个贱货早晚是要被千人骑万人肏……」

  话音未落,他便感觉自己脸上挨了重重一巴掌!

  第一卷:第05章:埋下祸根

  是那个一直作壁上观的坤门弟子打的!

  身为承坤门中的内门弟子,身份何其尊贵,何曾有人敢对他动手!

  而面前这个坤门弟子,说得好听些便是道侣,说不好听的便是炉鼎,如此下贱的存在居然敢打他,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承门弟子霍然站起怒视霜棠,眼里的阴鸷暴虐显露无疑。

  一个冲动便动手打了人,霜棠心里也有些打鼓,但看到对方扭曲的脸,暗想计划能提前实行,面前这个贱人出现的时机真是再好不过!

  打定主意,他突然叫起来,义正词严:「我要告诉师父,说你侮辱他门下弟子!一切由师父做主,让他评理,我这一巴掌,甩得是对是错!」

  一听事情要捅到明面上去,那个弟子果然暴怒,一对粗眉几乎倒竖起来,撸起袖子朝只高到他胸口的矮小少年走过去:「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打你?」

  「霜棠!别……」

  「有胆一巴掌打死我!」等的就是你出手!面容精致的少年下巴一昂,不退半步,站得更加笔直,眼里战意炽热。他完全是在故意激怒对方!

  那个承门弟子果然暴躁地抬手,抡圆了一巴掌朝他回敬而来!

  霜棠微微一笑。

  他甚至连倒地的姿势都计算好了!就等对方动手!

  啪!!!

  「霜棠!」

  霜棠感觉一股巨力袭上自己面颊,脸颊随着那股巨力转开,扭头的角度甚至超过了人体最大的角度负荷,头颅和颈椎之间的筋肉发出被扯断的哀嚎!

  眼前的景物仿佛被扔进滚筒洗衣机里,身体撞上广场旁边的花圃,他狠狠砸在地上,随即嘴里呕出一口鲜血!

  鼻腔里有些温热的液体流下来,他趴在地上,脑袋晕乎乎的,视线开始模糊。

  双方的力量说不上悬殊,但方才承受那一巴掌,他完全没用上内力,如此一来,受的便更重了!

  「霜棠!你怎么样了!别吓我,我这就去找师父……别吓我……咦?你……你干什么!」

  视线模糊间,他看到那个打人的承门弟子趴在地上,接而自己身边的少年离自己越来越远,似乎是自己身子变得轻飘飘地飘在半空。

  果然是自己托大,要死了吗……他微微笑起来,又呕出几口鲜血,眼前终是一黑,没了意识。

  *** *** ***

  再醒来时是在床上,霜棠看到帷帐外燃着明灯,寻思原来重伤并不能让他回到原来的世界。他略微惆怅地动了动身子,故意弄出了点响动。

  屏风外的人听到动静,立刻急匆匆地跑进来,清俊的脸上一片慌乱之色,正是坤门的长老玄池。

  他坐到床边,先是给霜棠把脉,将真气输进霜棠身体试图催动爱徒身上的伤口愈合,接着试探地问:「霜棠,觉得如何了?」

  霜棠眨眨眼,看了对方许久,抽开手有些敬畏疏离地问道:「请问你是……」

  玄池满脸的关怀瞬间僵在脸上。

  他甚是和蔼地道:「我是承坤门下的玄池长老,你受了伤,且在此处安心休息,我去去就来。」说完让霜棠睡下,身形一动便蹿出屋外。

  在小院门外,承坤门掌门正押着一个人在外等候,抬眼看到自己师弟气冲冲地走过来,不禁有些愕然:「那孩子吃了玉炼丹,应该无事才是,你这是怎么了?」

  「我的徒弟,失忆了!不认得我了!」玄池居高怒视地上如家畜般趴着的青年,略带媚色的眼里全然只剩下狠辣:「你对霜棠所为之事我都听靖溪说了!没想到你竟恃强凌弱,还将坤门门下弟子视为炉鼎毫无愧意!」

  「别气,你那爱徒身子无事就好,你多陪陪他说话,兴许就能记起来了。」

  掌门拍拍玄池后背,安抚下对方的暴怒,朝身后一直呆在树丛阴影道:「把他的修为废掉。」

  玄池一怔,声音微微高了些:「赫连回来了?」

  「这小家伙就是赫连送回来的。」

  似是在回应他的话,从树影里走出一位身着蓝白衣袍的俊美青年,恭敬地朝他抱拳行礼。「见过玄池长老。」

  青年身姿出尘,戴着头冠,剑眉入鬓,眼若流星,眉间一簇红纹,更衬得那张脸俊美非凡。

  师徒两一个气度威仪如皇族贵胄,一个孤傲出尘如谪仙白鹤,共立一处,简直让人挪不开眼。

  发觉玄池目光落在自己爱徒身上太久,掌门不悦地轻咳一声。

  赫连昊苍自然明白自己这个醋坛子师父的意思,提起那弟子后领正要走,没想到对方突然全身真气暴涨,一下子将束在手脚上的绳索给全部挣开!

  「掌门!您真的要为了一个炉鼎与我东里一族作对吗!」

  这一声叫嚷可以说是中气十足,东里长云有把握自己的靠山一定能将对方震慑住。

  一听是在人界中声名赫赫的皇族旁支姓氏,赫连昊苍眉峰一挑,露出个颇为意外的表情,而玄池亦是吃惊。

  虽然修仙之人不干预红尘俗世,但这并不代表双方之间没有互相往来。

  修仙门派依仗凡间的灵石草药,寻找资质出色的弟子,凡间借他们的能力,或多或少平息一些灾祸妖患,两方各取所需。

  若是不小心与皇族之人交恶,虽是旁支,但也对自己弟子今后行走凡间有所不便。玄池攥紧拳头,忍了忍。

  听到外边玄池沉默下去,霜棠轻敛眼睫,暗自在心里记下了这个姓氏。东里一族……那是个什么势力?

  「那就废去修为扔后山喂野兽去吧。」掌门云淡风轻地扫了眼地上簌簌发抖的青年:「承坤门好歹也是修仙界一方名门,怎么会怕区区凡人?」

  玄池惊愕地抬眼,看向旁边的男子,得到后者肯定的眼神,心里一阵欣慰。

  东里长云原本得意的神色顿时僵在脸上,他扑通一声朝掌门跪下,颤声求饶:「掌门……掌门饶命!」

  掌门袖袍一甩,并不说话。

  东里长云心里霎时冰凉一片。他何尝不知掌门的行事手段!对方一向说到做到!

  自己怎么就会天真到对方被威胁会服软?他心一横,索性站起来指着掌门色厉内荏地大吼:「你……你们……我们东里家不会放过你们的!尤其是那个小贱人!我要杀了他!杀了他!」

  一听自己门下弟子受辱,玄池怒不可遏,正要动手,旁边赫连昊苍身形一动,抢在他动杀招之前袖风一震,将东里长云掀翻,袖中一根铁索后发先至,若有鬼神牵引一般捆上东里长云的颈项,强行把他往后山拖去!

  声音渐行渐远,玄池有些担心地问掌门:「掌门师兄,这么做会不会……」

  「赫连他自有分寸。」掌门抬手给玄池捋了捋头发,眼神柔和下来,对他道:「你去和霜棠说会话,今晚来我房间修炼。」

  一番话说得自然无比,玄池脸上绯红,瞪了他一眼,快速转身走进院子里把院门合上。

  *** *** ***

  霜棠安静地靠在床头,肚子饿得咕噜咕噜响,见玄池端了一个碗进来,双眼一亮,有些急切地问道:「玄池长老……那是……」

  「蜜水,喝了你便不饿了。」

  霜棠不知自己躺了多久,口干舌燥,忙端过来一饮而尽。液体入口清甜微凉,仔细品尝还有一股花香,十分好闻。

  霜棠有些意犹未尽,抿抿嘴双手捧碗递给玄池,吃饱喝足,是该干些正事了:「玄池长老……我为何在此地,我父母家人呢?」

  玄池接过碗,眉间闪过一抹黯然,但面对对面那双纯良的眼睛,又不想隐瞒,便将两人相遇的事都说了出来,试图唤醒霜棠的记忆。

  霜棠与玄池相谈到深夜,把自己想打听的基本上都打听清楚了,这才与玄池辞别,闭上眼,浑浑噩噩地睡过去。

  不管如何,明天是他以新身份生活的第一天,他不想出什么么蛾子。

  第一卷:第06章:奇毒沾身

  坤门地界,在整个承坤门派的左山头。

  说是山头,其实更像一片风景秀丽的四A景区,里边草木葱茏,绿树遮天,就连亭台楼榭也修得十分风雅,山间还有十几道温泉溪流,氤氲的暖气让四周的温度温暖如春,一年四季皆都是山花烂漫。

  此地界用看似普通的花架与承坤门前山隔开,承门弟子可由墙上看到坤门地界内的景色,要进去,却只能由只开在内门地界的月门出入,因此,外门弟子是挤破头都进不去的。

  再说这坤门弟子的生活,整个山头也不过只有五人,于是原本广阔的地界就更为宽敞了。

  弟子们每人配有一个小院,学习不同的课程配有不同的教室,换做现代,那也是只能在动漫里才有的贵族学院配置。

  霜棠今早跟众同门体验了一下古代的学院生活,越发觉得这里像个高级妓子教坊。

  自从接触过上次掌门与师父的现场交欢,他便对这里的一切有一定的免疫力了,虽然不喜,但也绝不会再多生事端。

  目前尚有很多事情不清楚,如果全部掌握住,未必不会给自己的身份带来转机。

  抱着这样一份心情,霜棠静下心与众人一起在临水的凉殿习字,顺便重新互相认。

  他坐在桌子外边,眼神却总不由自主地望向斜对面的丹凤眼少年。

  那名丹凤眼少年是二师兄,名叫玉碎,玉碎当初在众人面前对他的维护他感恩在心,越是感恩,心里就越发愧疚,总想做些什么弥补对方。

  玉碎身边是靖溪,就是当初睁眼就看到的少年。靖溪习字时十分安静认真,霜棠凑过去看,他的字迹清秀娟丽,十分字如其人。

  另外两位师兄一位叫翰音,一位叫璞玉,都是有些内向的人,与霜棠打过招呼之后就开始铺纸磨墨。

  霜棠并不习惯拿毛笔写字,胡乱临了几个字,借口出去透气,离开凉殿打算去逛逛。

  说是要去逛逛,他的目标十分明确,就是承坤门的后山。

  昨天支起耳朵听到那出事情,他心里倒是不悔自己捅了一个大篓子,只是担忧这个篓子以后会找上他,反捅他一刀。

  掌门看上去像是能为一个阴阳炉鼎而为难身份重要弟子的人。

  昨天那一番话与其说是裁断,不如说是安慰玄池长老的推辞,加上那句「赫连自有分寸」他怀疑那个姓东方的根本就没事。

  电视剧和小说上都有一个真理,要及时给敌人补刀,而他,正要去实践这个真理,但愿为时未晚。

  跨出坤门地界,站在承门广场前,霜棠感觉到身上发毛,好似被什么无形的东西刺着。

  抬眼看到路过的承门弟子在看着自己,那眼神说不上猥琐狎昵,倒是有一种痴恋向往在里头,他心里暗暗呸了一口,从袖里翻出地图,开始对着自己画的路线寻找去后山的路。

  「师弟在做什么?」有位承门弟子走过来问。

  霜棠抬眼看了对方一眼,那人比他高出许多,剑眉星目,样貌温文尔雅十分英俊。

  只凭外表也不好断定人品,霜棠大方地指了指地图:「我要到后山去,听说有一位师兄因我被罚到后山,我很担心他。」

  他这句话,明说自己所做之事,暗里却在影射对方同门因不尊重坤门弟子被罚,也算是提点对方记得放尊重点。

  那位承门弟子点点头:「这件事我听说过,冒犯坤门弟子此等恶行在承坤门内本就是不被容忍的,被废去修为也算是严惩,此事由大师兄执行,你大可安心。」

  「不……并不是如此,我怎敢质疑大师兄的行事,只是因此事害得他如此……我……」霜棠故作惊慌地揩了揩眼角。

  那位承门弟子听完也有些感慨:「如此,你倒是有心,我恰得空,便载你一程吧。」

  他手一挥,霜棠只看到他袖袍被风鼓起,一道亮芒顺着他的手腕滑出袖外,悬停在两人脚边。

  霜棠定睛看清是一把飞剑,眼睛都亮起来!御剑术!心中御剑云天外的大侠梦得以实现,他惊喜得口齿不清:「师、师、师兄……御剑……去吗?」

  「我是掌门座下二弟子季白,你若方便可叫我季白师兄。」季白把手伸向霜棠,霜棠晕乎乎地扶过,手软脚软地要踩上剑身,一个打滑,差点没砸到剑上。

  季白看霜棠紧张兮兮的样子,把他拎上剑身,让他抱住自己腰部:「抱紧了。」

  霜棠只觉得像在坐过山车一样,身子一下子便急窜起来,速度极快地往前行去!耳畔风声呼啸,他也不敢睁眼,怕看到的是万丈高空,腿一软直接掉下去。

  「坤门弟子虽不会御剑,但也不至于怕成这样吧?」

  不不不!就是怕啊!霜棠不敢说话,只是把脸埋在对方身后,使劲摇头。

  季白被他逗乐了,正要说话,看到后山某处突然逸出一丝漆黑的魔气,眉眼间温润的神色一沉:「那边似乎有什么不对,你抱紧我,我们得快些赶过去!」

  霜棠闻言,知道定是出什么么蛾子了,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感觉到那人把自己的手臂圈紧固定的腰际,下意识一望脚下。

  这一眼,都快把他给吓尿了!脚下的树林山峦就是儿童玩具大小,这得有多高啊!

  御剑到达那处地方,季白一下飞剑便将霜棠护在身后,给人塞了一道符箓:「我才从溟海那边回来,这是身上最后一枚上品护符,能抵挡住金丹修者的三次攻击,你要拿好。」

  霜棠点头,要命的时刻绝不能含糊。两人轻手轻脚地往那处在霜棠看来像冒着黑烟的地方走去。

  那股魔气是从一处洞穴里冒出来,季白有些愕然:「这是关押惩戒弟子的洞穴!」

  难道是东里长云出么蛾子了?霜棠闻言一惊,顾不上害怕,跟在季白身后跑进洞穴里。

  洞穴里的道路并不难走,越往深处魔气越重,仿佛是因为洞穴不通风的缘故,霜棠只觉得闷热无比,跑了一段便手软脚软,只能扶着洞壁前行。

  眼看前边的季白要消失在拐弯处,他只得深吸一口气,大声让对方等等自己:「季白师兄!」

  「我在,你别动,我等会出去!」季白的声音回荡在洞窟里,显得有些悠远。

  霜棠擦擦汗,觉得周围更闷热了,只好将衣领扯开一些,又勉力走了几步,不小心绊到一处突起,狠狠摔在了地上。

  疼痛将迷糊驱散许多,他爬起来揉揉膝盖,重新打起精神往里走去。

  洞穴深处陆续有声音传来:「师兄,里边怎么样?」

  「东里长云入魔挣脱禁制逃走了。」另一道清冷的响起,接而有人问道:「你还带了谁来这?快出去!魔气里有淫毒!」

  霜棠此时已经听不到后边的话了,满脑子都是东里长云逃走的噩耗!他的补刀终究是晚了一步!

  他愤怒至极,深深吸气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小巧鼻翼翕张着,仿佛能喷出火焰。

  于是他就真的想象自己是一条能喷火的哥斯拉,踩着愤怒的步伐,一步一步地走进洞穴深处,那个让他今后后悔过无数遍的地方。

  「什么!那个人居然敢无视门规逃掉了?」

  眸色渐渐变深的两人在听到这句话后都不由得向来路望去。

  只见一位墨发披散,面如桃花的少年气喘吁吁地倚在洞壁上,随着他斜身的动作,本来就被扯开的衣领从肩头滑落,露出大半白皙的胸膛和一颗微挺的粉红乳头。

  他一双桃花眼水润迷蒙,使得眼底那十二分的怒意就像情人的嗔怪微怒一样,毫无威慑力。

  洞穴深处是用阵法做成的监牢,一人高的枷板上只剩下被砸成两瓣的玄铁镣铐。

  他踉跄地走进去蹲下身捻起镣铐翻来覆去地看了一会,挫败地把它扔回地上,「啧……来晚了……这怎么这么热啊……卧槽……」

  那两瓣朱红的嘴唇开阖,由吐字清晰渐渐变成无意义的嘟嚷。

  霜棠吐觉得自己都快被热成狗了!他吐出一点柔嫩的舌尖,温热的气息呼出鼻腔,洞穴内部的阴凉让他的体温又上涨了一些。

  怎么这么热?不只热,而且还有什么地方,也渐渐有些异样……他终于意识到有什么不对,背过去伸手捂了一下下身,很快便触到一阵潮意。

  怎么回事?只是自摸了一把,就糊了……不对,湿了……

  【未完待续】

  字数:6,965

打赏

参与人数 1贡献 +15 收起 理由
lmfnba + 15 [评分]自定义打赏留言~

查看全部打赏

————————————————————————————————————————————————————————————————————————————————
【如何成为杏吧13级会员(永久VIP)】【后宫导航,宅男首选,收录百大成人网站】【回家890.com】永久中文网址
回复 + 3贡献

使用道具

等级:副版主

IM群管理

Level 10

0

主题

546

帖子

1135

积分

副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135
发表于 2024-4-2 02:08:45 | 显示全部楼层 |

百强榜 奖励20贡献 10杏币

在这样的双修宗门一定很幸福,实力和能力都得到了升华
收起评论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X
TOP 加入VIP
签到中心
杏吧小说
( RMB)购买成功!!
×
百年杏吧看书送VIP金鼎财富犀牛跑分杏彩體育杏彩娱乐摩臣娱乐杏耀娱乐杏吧APP后宮导航

Twitter|纸飞机|广告商务|加入我们|2257|DMCA|Archiver|杏吧-华语第一成人社区

GMT+8, 2024-4-17 10:55

分享推广,薪火相传 杏吧VIP,尊荣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