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吧欧洲杯_性吧_【看球赢手机】【猜比分赢大奖】_sex8_杏吧有你春暖花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选择推广文案

【伴你成长系统】【第47部分】【作者:多少都沾点】

https://www.chinase.space/?x=0

×
加入VIP
来啦
3898
查看: 226|回复: 1

[转帖] 【伴你成长系统】【第47部分】【作者:多少都沾点】

  [分享提现领取免费VIP]

等级:Level 14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Level 14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21501

杏之书吧-书之转帖高手

 楼主| 发表于 2024-6-10 06:43: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杏吧有你,春暖花开!马上注册,看更多精彩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whitewolf 于 2024-6-10 21:07 编辑






【杏彩体育】2024欧洲杯官方合作平台
杏吧会员专属5大福利



再享8大加码福利



预测胜负 留言送VIP会员








杏吧合作平台专属链接
注册享多种会员福利
【杏彩体育】
点击加入
【杏彩娱乐】
点击加入
【摩臣娱乐】
点击加入
【杏耀娱乐】
点击加入
  正在做饭的二房听到动静这时也跑了出来,一见自己的丈夫在沙发那哀嚎,家里还进来三个陌生人,一边朝苦命那边跑,一边喊道:“别伤人,别伤人!”

  “打伤了,我赔!你尽管报警,我一力承担!”

  柳香怡要给钱,就在气头上的李念更不爽了,这让他觉得自己在这件事上彻底失败了。见她听到二房呼喊甚至要承担打人后果的样子,上前一步将她挡在身后,指着苦命哥,怒道:“打你的人是我!看清楚!我的名字叫李念!有事冲我来!”

  二房,柳香怡,夏琳琅听到都是一愣,但苦命哥一听“李念”两个字,身体一抖,抬头看他,越看越觉得与自己之前违规操作查到的照片相似,忍着痛苦问道:“你是不是来自周边县城?”

  这让三个女的都莫名其妙,李念也是,但大方地承认道:“是又怎么样?”

  二房见到苦命哥那脸,刷一下就白了,忙问:“怎么了?”

  苦命哥对她摇了摇头,向李念问道:“你要干什么?只要能放过我,什么条件都可以商量……”

  听到苦命哥的话,四人都是一愣,怎么这剧情发展不太对劲?

  李念那气势更是一下就萎了,连生气都忘了,试着说道:“和柳姨离婚,净身出户。”

  二房要阻止,苦命哥制止了她,对李念痛快地回道:“可以!”

  李念和柳香怡,夏琳琅交换了个眼神,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疑惑还有惊喜,不过李念不放心,加了个条件,说道:“以后不许再纠缠柳姨!”

  “没问题,我可以连夜搬走……”

  这……四人更愣了,就连李念化作龙形护着他的灵力,都感到懵逼,然后消散。这让李念的气势回归平常,用眼神询问柳姨,这样可以了吗?

  柳香怡点了点头,心中的压抑一扫而空,眼泪却又重新流出来,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来,转身离开。

  第53章 处女少妇

  李念让夏琳琅去陪柳香怡先回酒店,自己有点事要问苦命哥,夏琳琅知道这时候陪柳姨最重要,什么也没说,点点头就去追哭着出去的柳香怡了。

  苦命哥拍了拍二房的肩膀,给她一个眼神,柔声道:“去收拾东西吧,我们去别的地方过日子。我跟这位……说说话。”

  二房懂了那个眼神的意思,不舍的看了一眼这间三室一厅房子,去了主卧,关上了房门。

  李念也关上了正门,随后坐在了沙发上,顺手帮了苦命哥坐好,问道:“你为什么答应的这么痛快?”

  苦命哥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能不痛快吗?我就是一个小职员,面对那种组织,别说是我,就是长安只手遮天的蔡老进去也是一个字,完。”

  蔡老,就是许志民情妇的爷爷,李念不认识,但能从苦命哥的语气中听得出来,是一个大人物。这让李念有些疑惑,问道:“什么组织?”

  苦命哥听到后,用别逗我的表情回应他,乞求道:“哥,你是我哥,就别套我话了,我不想和那个组织再有任何牵扯……”

  李念想说自己真不知道,刚想开口,苦命哥双手合十,说道:“哥,问点其它的吧,我保证知无不言……”

  见状,李念也不好意思问出来了,换了个自己想不通的话题,问道:“柳姨那么漂亮一人,你怎么就舍得能对她那样?”

  还有一句话李念没好意思说,你那二房长相气质和柳香怡比,差远了。

  苦命哥听到后,更是苦笑不已,说道:“你是听她说过我们的事吧?”

  李念点点头。

  “好,我以我的视角给你讲述一遍,你听听。”

  李念有点疑惑,难道有什么隐情?

  “太过详细的我也不多说,其实也没多少详细的事,毕竟真正在一起的时间很短……如果她不是我的妻子,而是作为我的同事,我能对她打满分!有责任心,学习能力极强,对待同事和患者都挑不出来毛病,没靠任何关系就转正了,这个你可能不明白,没有关系的实习医生,毕业得一两年才有转正的资格,她半年多就被列入转正考核了!”

  李念表示我懂,这个我真懂!从苦命哥的叙述中就知道,这个世界的医药圈还和前世那边的潜规则都一样。

  苦命哥接着说:“但要作为妻子,1分我都懒得给,直接给0分。你别急着生气,我说说为什么!除了结婚当天,能和她同床共枕外,其它时间基本见不到她!”

  李念疑惑道:“你们不是在一起了小半年吗?她回来不和你睡?”

  苦命哥苦笑一声,说道:“当然睡一起,只不过感觉不到罢了。你想一下你晚上11点睡觉,睡着了,她才到家,你第二天早上7点半起床,醒来她已经去上班了,你什么感觉?”

  李念想了一下,这不就等于没见着面吗?顿时觉得,柳香怡这简直离了个大谱,但想着为她说两句好话,思考了一下,发现了一个盲点,问道:“节假日呢?她总有放假的时候吧?”

  苦命哥“呵”地一笑,一副你太年轻的样子,说道:“她当然会有放假的时候,但她要么主动加班,要么去图书馆啊老师家里,学习,努力提高自己的专业水平!懂了吧?我们之间真的没有感情了,提离婚也没有谁对谁错,只是事情赶到这了,我急需用钱,而且是救命钱,不得已出此下策,这钱借了后,我们是打算以后慢慢还的……”

  李念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听下来,这哥们儿苦啊!换作自己也受不了,这是娶了个什么玩意儿回来啊?守活寡呢这是!不,比守活寡还过分!

  人家娶个二房简直合情合理,不仅如此,连之前觉得可恶的理由借钱都有些情有可原的意思?就算没有,对方被自己踹得现在还揉着肚子痛哼,李念也再气不起来了。

  李念觉得这事儿闹的,早知如此,他就直接上门了。又是痴人说梦,又是心音的,还把猫猫狗狗都恶心到了,最后落了个自己才是最邪恶的那个人的感觉。

  也不知道说啥,心中喊了个苦命哥,至于这么连夜搬走的话,也不想提了。拍拍了他肩膀,就准备离开。

  苦命哥捂着肚子送他,说道:“明天我会去她医院解释清楚,还她清白,并把这间房的钥匙给她,但离婚这事儿估计一时半会儿办不成……”

  李念“嗯?”了一声,警觉地看向他,以为他要耍什么花招。

  苦命哥无奈道:“她能不能抽出来时间去办离婚,我不抱什么希望……但我随叫随到!”

  李念更无语了,自己才是大坏蛋的感觉更深了,叹了口气走了。

  慢慢的走在大街上,扬起头看着夜空。大唐的夜空似乎也和前世一样,在城市灯光的照耀下,黑乎乎的看不清星星,朦胧的感觉就如同李念此时的心情。

  回忆一下整个事件的过程。自己受到柳香怡的帮助,她的外貌亲近自然更有知性的气质,自然而然的对她有了好感。察觉到她对自己带有戒备心的时候,就忍不住的想去了解她,帮助她。之后在香艳的环境中听到琳琳的叙述,单方面的就认为那就是所有的事实,最起码与事实相差无几。之后又看到刘湘怡那深情破碎的样子,又从她口中听到了更详细的版本,已经确信了这就是全部的事实。想要帮助她的想法无以复加,在她香艳的暗示中更是头脑一热。

  自信满满的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实行计划,没有听从那个小心谨慎的前世的建议……本以为八九不离十的事情,最后居然是这个样子。如果没有那个神秘的组织,让苦命哥阴差阳错的以为那个人是自己,那这次毫无意外就是失败的,彻彻底底没有任何借口的失败。

  李念叹了口气。这样的结果,还能接受柳香怡的香艳报酬吗?

  ……

  这段时间压在身上的重担,胸口那无处不在的沉闷感一下消失了,柳香怡感到说不出来的轻松。

  她是哭了,在侄女面前也没能止住眼泪,因为那包含了许多的情绪,像是要把这两年多的委屈全都发泄出去般,一路哭着回到了酒店。

  在夏琳琅担忧的眼神中,柳香怡去洗了个澡,洗的很仔细,哭过的痕迹被洗的干干净净。

  洗完裹了浴巾的她,仿佛从内到外都洗涤一新,整个人都气质发生了微弱的变化。重新戴上眼镜,发现没有带换洗的衣服,问道:“琳琳,你有没有我能穿的衣服?能让我穿着回宿舍的那种,我回去后洗了还你。”

  夏琳琅看了下柳香怡,迟疑道:“有倒是有,你穿上可能…有点小?”

  这时柳香怡的电话响了起来,她向放手机的床头柜走去,随口说道:“咱俩身高差不多,小也小不到哪去…喂?张院长,你找我有事?”

  夏琳琅看着那浴巾包裹的乳沟,还有弯腰拿手机显现出来的大屁股,不禁有些嫉妒,但看她接电话也没说什么,去翻找自己那一套买来还没来得及穿的衣服。

  “好好,我知道了,感谢院领导的信任…放心吧院长,私事已经处理完了,不会再发生那样的事了…嗯嗯,我随时待命…好的好的,您先开会…就这样…”

  拿出来衣服的夏琳琅,见柳香怡越说越高兴,等挂了电话脸上的喜意已经藏不住了,这在柳香怡结婚后可是不多见的,见她挂了电话连忙问道:“什么好事啊柳姨?笑得这么开心!”

  “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其实不应该笑的,沿海那边的情况出现恶化,需要合作医院支持的事已经敲定。刚才院里开会,最终决定将我留在第一批支援的名单上,没有踢出去…”柳香怡收了收表情,解释道。

  夏琳琅一听,疑惑道:“沿海那边?什么恶化?是你之前说的要准备出差的事吗?那不是加班吗?你怎么那么开心?”

  柳香怡心情大好,对夏琳琅连珠炮式的幼稚发问逗得忍不住抱住了她,解释道:“沿海那边出现了新型的病毒,已经出现感染情况,不及时应对恐怕会形成瘟疫…”

  夏琳琅听的吓一跳,打断道:“那不是很危险?柳姨,你能不能别去啊,太危险了!”

  虽然柳香怡头摇的缓慢,但夏琳琅看得出来那不容商量的意思。

  柳香怡解释道:“医务人员的防护是很到位,其实没有你想的那么危险,这就跟打仗一样,一线人员都是全副武装的,比起什么都不懂的老百姓,我们可没脸说什么危险…”

  夏琳琅还想说什么,被柳香怡制止,继续解释道:“我也并没有那么高尚,并不完全是为了治病救人。说句不好听的话,出现这种情况,对我这种没有背景的人来说,是可遇不可求的机遇。全国的专家汇聚一堂,对付这种传染性不强的病毒,是很容易控制住,灭掉的。”

  有些懂了,但没完全懂,只知道柳姨不会出事,那就行了!

  “没事就行,柳姨,这套衣服我还没穿过,你试试呗,肯定好看!”说完指向放在沙发上摆开的衣服。

  柳香怡很少关注工作以外的事情,对于小年轻流行的东西不怎么了解,更别说夏琳琅关注的东西了。

  “看着挺新潮的,又像制服,又像休闲装的样子。”

  “柳姨,这是根据东瀛那边一种校服改的,有好几种呢!”

  “看着是挺好看的,就是感觉不太适合我这个年纪了…”

  “谁说的!柳姨穿上肯定好看,说你是高中生肯定是骗人的,但是说你还是在校大学生没人能否认!来,我帮你穿上!”

  柳香怡半推半就的就答应了。但穿的时候发现,胸罩在洗澡前脱衣服没注意淋到水了,已经湿的穿不成了,夏琳琅那罩杯小太多,想着用吹风机吹干,却看到夏琳琅拿出一对乳贴。

  “晚上没人看那么仔细啦,再说柳姨你胸那么挺,不穿内衣别人也看不出来!”

  柳香怡想拒绝,这时电话又响起来了,接起来一听对方说的话,整个人严肃起来,也顾不上夏琳琅给她贴上乳贴的事了。

  挂了电话后,柳香怡迅速穿好衣服,也没看上身效果,就对夏琳琅说道:“院里通知,凌晨四点集合,我得回去收拾一下,这衣服我到时候寄到你家里去吧!”

  “啊?柳姨,你这就要走啊?”

  “不走不行啊…对了,我走了你在这边也没人照应了,你也买明天的票回去吧!”

  “我…还想多待两天…”

  柳香怡美目半眯,问道:“因为他?”

  夏琳琅脸红了些,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哎,我不是要棒打鸳鸯,不过你们才认识几天啊…”

  夏琳琅不等柳香怡说完就打断她,反驳道:“就这几天,我也觉得他很可靠嘛!柳姨你说是不是?”

  脑中浮现被他强势拉去给自己出头的样子,柳香怡没由来的脸也跟着一红,又想起自己对他的承诺…“咳…我说了不是反对你们,只是你们年纪还小,又不在一个地方,如果你两人真喜欢对方,约定一起考个好大学,到时候慢慢恋爱也不迟。”

  夏琳琅明白这个道理,但还想说什么,却听柳香怡继续说道:“如果他真的在乎你,应该也会这样对你说的。”

  “如果他不这样说呢?”

  “你说呢?当然是贪图你的身子了!”想起自己喝多了被那小子动手动脚,柳香怡问道:“那小子没有看上去那么老实,你得提高警惕,别被占了便宜了!知道吗?”

  夏琳琅强装镇定的嗯啊两声,示意自己没有,却心虚的不再接话。

  “行了,你歇着吧,我先走了!”

  柳香怡见她似乎被自己说服了的样子,用酒店的袋子装起自己的衣服,提着包准备走。夏琳琅要送她,被她拦住说道:“不用了,回去了记得别说我的事,免得你妈到时候唠叨我!”

  “知道啦!柳姨你注意保护好自己!”

  有什么好保护的?柳香怡心想。但心急的她,刚小跑两步,就发现胸前一阵晃悠。脸一红,拉了拉衣服,看周围没有人,却也不敢再跑了。

  坐电梯下到酒店一层,尽管已经注意不让自己动作过大,但那没有文胸固定而颤巍巍的双乳,还是引起了几个客人的注意。

  柳香怡只好埋头走路,让披散下来的头发遮住自己的脸。

  ……

  李念怀着复杂的心情,回到酒店,刚走进大堂,就看到迎面走来一个美女。

  披肩长发随意梳开,戴着细边眼镜的脸上,有着协调的五官,第一眼不是很惊艳,却会让人忍不住多看两眼。李念感觉这人他应该认识,那张脸怎么看都是柳香怡无误。但他不敢认,因为她此时穿着应该被称为jk制服的服装,白色短袖衬衫外面套着一件蓝灰色毛衫背心,高高鼓起的胸部颤巍巍的抖动着,一眼就能看出来没有穿内衣,但也因此能看出来她的乳型很好,很饱满的那种。下身是一件藏青色百褶裙,似乎没被太阳照过的双腿显得有些病态白,却没有什么赘肉,腿型好看而有力,脚上裹着一双白色短袜,鞋是她原本的平底鞋。

  前面一个人站着不动,柳香怡自然不会撞上去,抬头一看是李念。和李念一样,她也没想到这么巧能碰到回来的李念,这一见到就立刻想起来“报酬”的事了,见李念看她神色怪异,目光不断扫着自己浑身上下,又不说话,她以为是李念想要她又不好意思直说。

  其实柳香怡是想过装作无事发生,就此鸽了李念,毕竟琳琳对他有意思。但这碰上了,柳香怡又觉得这要装作没那回事,别说李念了,自己都会鄙视自己。

  “什么都别说,去你房间,你走前面,装作不认识我…”柳香怡没有看李念,装作找其它人的样子,与李念交错而过时轻声说道。

  李念一听柳香怡说去房间,就知道对方要履行承诺了。想拒绝,但看到那鼓囊囊的胸脯,百褶裙下嫩白的双腿,咽了口口水,没有说话,默默往电梯走。

  柳香怡转了一圈,装作没有找到人往回走的样子,跟着李念进了电梯。

  电梯里还有其它人,两人故意站在两侧,装作不认识。

  到了楼层,李念与柳香怡,一前一后走出电梯。柳香怡故意走的很慢,李念明白她是让自己先去把门开开。

  “咔嚓”一声,门锁打开,李念推门而入。

  只要这时将门关上,柳香怡自然明白他不想做,会转身离开,也免去当面拒绝的尴尬。

  可他如同被施了定身术,呆呆的站着,一动不动,不断的纠结着。

  跟上来的柳香怡表现的如同这就是她的房间一般,到了房间门口腰身一转就进了房间。

  “洗澡去呀?愣着干嘛?我没多少时间。”随手将门关上,发现李念站着不动,柳香怡问道。

  李念看着柳香怡,本就知性十足的她穿起jk服饰,更是多了一份清纯的味道在里面。

  听到柳香怡故作镇定的催促,他用了之前的理由告诉自己。

  不管过程如何,结果都是因他才出现的,这是不争的事实。

  更何况,她现在是主动的一方,自己推辞岂不是显得矫揉造作?这不是前世,大唐风气开放,她和夏琳琅不一样又不是处子,这在成年人的世界里很正常……企图说服自己的李念,身体比大脑更快做出反应,柳香怡说洗澡,就立刻行动,去了浴室。

  在夏琳琅身上退了一步的底线,再次退让。底线一旦被突破,第二次退让就容易很多。

  将自己洗干净后,裹着浴巾出来的李念看到柳香怡仍是那副打扮,只是换了个拖鞋,坐在椅子上回着信息。

  李念走近她朝着手机上瞄了一眼,看到她正在一个“长安第一批援助人员组织群”的群聊里回复着“收到”二字。

【未完待续】

字数:5,224

  

打赏

参与人数 1贡献 +15 收起 理由
whitewolf + 15 [评分]自定义打赏留言~

查看全部打赏

————————————————————————————————————————————————————————————————————————————————
【如何成为杏吧13级会员(永久VIP)】【后宫导航,宅男首选,收录百大成人网站】【回家240.com】永久中文网址
回复 + 3贡献

使用道具

等级:实习版主

IM群管理

Level 8

1

主题

452

帖子

418

积分

实习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18
发表于 2024-6-11 08:05:31 | 显示全部楼层 |
苦命哥这钟能看不能玩的遭遇,李念都动了恻隐之心了,人生最大的悲哀啊,天天能看到,确不能玩。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X
TOP 加入VIP
签到中心
欧洲杯直播
( RMB)购买成功!!
×
百年杏吧看书送VIP金鼎财富犀牛跑分杏彩體育杏彩娱乐摩臣娱乐杏耀娱乐杏吧APP后宮导航

Twitter|纸飞机|广告商务|加入我们|2257|DMCA|Archiver|杏吧-华语第一成人社区

GMT+8, 2024-6-19 05:24

分享推广,薪火相传 杏吧VIP,尊荣体验